這些木箱里的東西,就是沈奇要拿出來拍賣的珍藏,也是他用來對付魔都楊家的資本!

這些木箱里的東西,就是沈奇要拿出來拍賣的珍藏,也是他用來對付魔都楊家的資本!

  • 2022 年 9 月 13 日
  • 在〈這些木箱里的東西,就是沈奇要拿出來拍賣的珍藏,也是他用來對付魔都楊家的資本!〉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Posted by
  • 未分類

這些木箱里的東西,就是沈奇要拿出來拍賣的珍藏,也是他用來對付魔都楊家的資本!

最後,沈奇又回到了那一片金磚面前,右手輕輕一揮,這一片金磚就消失不見,連帶著旁邊的銀磚也消失了大半。

做完這些,沈奇才悄然離開,留下空了一大半的庫房。

。 凌晨兩點二十分。

東京。

牆角插座上的黑色插頭被一張雪白小手拔下,女人提起燒開的燒水壺來到辦公桌前。

她身高在一米五左右,身材豐腴成熟,抬手將滾開熱水倒入兩杯咖啡杯。

「需要提神的夜晚,速溶咖啡是很好的選擇。」

葉書樂坐在羅斯的辦公椅上,看著她平靜微笑的小臉,接過咖啡問:「你剛才還很悲痛,現在已經……我是說你好像已經恢復了。」

羅斯微微一笑,歪歪腦袋道:「我是一個渣女啊,付出感情,得到感情,然後又失去感情,繼續付出,繼續失去,習慣之後就不是很痛了,甚至越戰越勇。」她翹起臀部坐在辦公桌邊邊上,抿一口咖啡:「中村君追求我的時間,比我談過所有戀愛的時間加起來還要多,我又以為自己會遇見真愛,或許是吧,可惜他也死了……」

「他也死了?」葉書樂問。

「我是女捉妖師,在這兒工作也只能交到捉妖師男朋友。從前啊,捉妖師喜歡逞能,結果很多都死在任務途中。」

葉書樂點點頭。

「首席捉妖師大人您應該沒談過戀愛吧?」

「沒有,我沒有談過戀愛。」

「您的性格很豁達呢。」

「但是我要結婚了。」葉書樂忽然說。

羅斯表情一愣,說:「怎麼會?」

「知道為啥一個風從者能在東京捉妖師協會擔任首席捉妖師嗎?」

「您是說您嗎?因為您實力強勁?」

「那只是一部分原因。」葉書樂笑笑,說:「最主要的原因是,我背後有一個貴族家庭,而且是氣武者大家族,我父親讓我在日本歷練修行,在他的影響下,我成功擔任東京捉妖師協會首席捉妖師。」

「大家族?是本州十三宗那樣的修行家族嗎?」羅斯雖然不是氣武者,但在東京氣武者協會多年,也知曉一些氣武者勢力的信息,本州十三宗其實就是十三個氣武者大家族聯合起來的一個大勢力,背後支持者乃是前代天皇陛下。

葉書樂淡然一笑,他的笑容出現得很快,有些輕微嘲諷意味,不過葉書樂很快收斂笑意,說道:「差不了太多,但是,日本氣武者勢力是很小的,我的家族比他們可大得太多了,本州十三宗加起來還算夠瞧,不過一一分開就算了。」

「這麼厲害!」羅斯震驚道。

葉書樂道:「是啊,還可以吧……」

葉書樂低頭回憶:「我的家在西方,另一個國家,在一個叫白雲城的地方,今天晚上我家裡發來消息,對我說……」

羅斯見葉書樂表情尷尬,問:「說什麼?」

「你可以理解為政治聯姻。」

「那不是很好啊,像您這樣的大家族公子,聯姻的對象肯定也是大家族的公主,肯定不會讓您吃虧咯。」

「羅斯,我問你一個問題。」葉書樂把熱氣騰騰的咖啡杯放下,問。

「請說。」

「請問愛情是什麼?」

羅斯聽后,略微思考了一秒,隨即噗呲一笑,也是低頭瞧著自己的足尖,腦袋裡回蕩著葉書樂的問題,許久才說:「以我多年的戀愛經驗,確實可以告訴您什麼才是愛情。」

「也請你說。」

「愛情就是……」羅斯右手手掌抵在桌面,壓低身體,一對充滿魅惑的眼睛眨了眨。

猛然有人推了一下羅斯,她驚叫一聲倒向葉書樂,手中咖啡也跟著倒向他!而反觀葉書樂也是同樣向後仰倒,不過他立即右腳抵住地面穩定身子,左手一巴掌拍飛咖啡杯,右手則抱住羅斯前沖的身體。

只聽咖啡杯在那邊牆壁啪嗒破碎,咖啡濺滿玻璃落地窗。

「大樓要倒啦!」羅斯叫道。

「冷靜!只是大樓搖晃,難道地震了?」葉書樂轉眼一瞧,眼睛眯了眯。

對面的大廈不知什麼時候停電,整體陷入了黑暗,而四周是燈火通明的都市。雖然東京處於戰時警戒狀態,但大都市人口流動依然巨大,23區只有某些區是相對冷清、真實處於警戒狀態,而東京捉妖師協會總部周圍,人們的生活工作基本沒有太大改變。

孤零零一座大廈停電或許是電力上出了問題,但接下來,相隔好幾條街的另外一棟大廈所有的燈光也慢慢從上到下停止發光,熄滅了。停電讓街道上聚集起一大堆人,大多數是大廈的打工族,以及維修工。

東京捉妖師協會總部大樓似乎也遭到同樣厄運,葉書樂敏銳地感知到電流聲,頭頂的吊燈瞬間熄滅,辦公室陷入黑暗當中。

羅斯依然躲在葉書樂懷裡,只聽外面辦公人員談話聲越來越大。

「怎麼辦?」羅斯弱弱的聲音問,她滿臉蒼白,好像被抽走靈魂,一動也不敢動。她不知從什麼時候看見對面大廈外壁似乎有無數巨大陰影,那東西嚇得她腦袋幾乎失去運行能力。

玻璃落地窗咔嚓一聲裂開,像是一個恐怖預兆,葉書樂視野從下往上,就看見面積鋪滿整個辦公室的巨大黑色蜈蚣腹部迅速往上「S」形爬動,恐怖的堅硬步足擺動著,清脆敲擊玻璃面,使人牙根發顫。

「大蜈蚣!」葉書樂立即意識到是妖族!

「羅斯!快醒醒!」

羅斯雙腿軟綿,一步也走不動,葉書樂只能背起她往外跑,身背後巨大蜈蚣爬行過後留下一連串黑色靈符咒文,妖族文字寫就,人類光以目視都會神魂顛倒,具有莫大威能。

巨大蜈蚣從地面黑暗旋渦中爬行到人間,無數大廈接連斷電,黑色爬蟲一隻只出現,這片區域的人們如同熱鍋上的螞蟻,瞬間城市亂成一鍋粥!

「大廈外面的妖族咒文在吸收我的氣。」樓道中,葉書樂快速奔跑,他感覺到羅斯的氣息非常微弱,趕緊放下她。

羅斯蒼白的小臉現在竟然出現了些許皺紋,雙頰微微凹陷,狀況很不佳。葉書樂道:「糟了!這種級別的咒文力量,是妖王級出現了么!」

他隱隱意識到這回可不是開玩笑的,東京要完蛋了……

他猛然間記起協會大樓地基下方的地牢,艾琳姐姐被關押在那兒……如今會長他們都不在總部,自己何不去救她出來,這下,所有秘密都會解開!

。 兗州,陳留郡,蔡府。

如今,龍驍營六十餘身患傷寒病者,因為陸羽的口述,一眾醫官徒弟的下藥,已經治好了四十餘人。

說起來,這四十餘人均是輕症階段,對症下藥,見效極快…不出半日已經渾然沒事兒人一樣!

可…還剩下十幾人,均是重症,有的甚至已經無法下地,無法開口。

莫說是陸羽,就是其他醫官也不能判斷,這些病患具體的癥狀,或者說…他們中出現了許多《傷寒雜病論》中沒有出現的病狀,亦或者是幾個病狀同時發作!

如此這般,就算是陸羽…也不知道,對應的是書中哪一個段落。

而身旁的這些…醫官,或者說這些「老徒弟」…

對傷寒症又沒有什麼研究,輕症或許還能憑著《傷害雜病論》中的精妙論斷去醫治,可面對重症,也是兩眼一抹黑,幫不上太大的忙。

如今,這十餘人均被送來陳留郡的蔡府,蔡府院子足夠大,屋子也多…最主要的比龍驍營營寨要暖和多了…

只能先觀察著,嘗試著用藥!

「師傅…您親自出手也不行么?」

很多醫者發現了一個問題,他們的師傅陸羽…

從來只是動動嘴皮子,當然了,不是說這樣不好,相反…動動嘴皮子,由他們這些徒弟的去診治也是理所應當…

畢竟,越是厲害的醫者身邊肯定會有幫徒,師傅負責望聞問切,下了葯,自然該是徒弟們負責抓藥、熬藥、煎藥,甚至是上手治療…

可情況有些不同的地方在於…

這些重症患者,徒弟們搞不定啊,師傅還不打算露一手么?

帶著這個疑問,一干醫者睜大眼睛,無比渴盼的望著陸羽。

呃…這個…

陸羽之前就想到過這個問題,可不是他故弄玄虛,也不是他裝逼不想出手,只是…他懂個鎚子!

他一出手就暴露了,他是個醫學小白呀。

「咳咳…」

輕咳一聲,陸羽面向身後的八、九名徒弟…「咳咳,你們既拜我為師,那…為師也就不瞞著你們了,為師的師傅,也就是你們的師爺,啊不…準確的說,應該是你們的師奶…」

陸羽感覺自己快編不下去…

一句話里,他覺得哪哪哪都是破綻。

「你們師奶醫術高超,卻一生歸隱,而這一門你們師奶的醫術,素來是傳女不傳男,可師奶太喜歡我了,忍不住就把醫術傳給了我,但她臨死前拉著為師的手,語重心長的告訴為師,傳我醫術乃是為了讓我治癒自己,萬不可違背了這一門傳女不傳男的規矩,便是為此我對她起誓,此生絕不動手為人醫治,她方才瞑目!」

「這也是為何,這十年來,我從未出過手,醫治過人,只不過…現在我想通了,醫者仁心,能救人而不救,那這身醫術還有何用?可師命不可違…所以,我說你們救,這樣,就不算是違抗師娘,也能夠做到『醫者仁心』!」

「咳咳…當然了,你們既已拜我為師,那以後務必牢記醫者仁心四個字,更要時時刻刻提醒自己做一個高尚的人,做一個純粹的人,做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難為陸羽了,編出來這麼一個很狗血、很狗血…還特喵的師奶的故事…

破綻很多,這要是放在里,能被杠精給噴一路了。

不過…

其實這些都不重要,甚至,在這一干醫官眼裡…

師傅的故事與師傅的醫術很配,哪個神醫沒有一段故事呢?

看著他們務必篤信的眼神,陸羽都恍惚了。

果然,在任何領域,只要你牛逼…你就是放個屁,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

這也是為什麼,陸羽穿越前曾在寫作文時寫出這麼一句——「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顆也是棗樹!」

語文老師直接暴怒,說陸羽寫的狗屁不通!

可讀魯迅先生的作品《秋葉》時,還是這麼一句,語文老師就會解釋…

說這種寫法很牛逼,魯迅先生之所以要將兩棵棗樹分別介紹。

是因為兩件相同的東西被重複說明,能夠營造出一種更加單調、孤寂的氣氛,這種氣氛是「門前有兩棵棗樹」所無法達到的!

呃…

那時候,陸羽只感覺他去年買了個表…

可今兒個,因為治好了四十多傷寒患者…

陸羽儼然已經成為了治癒傷寒症的醫學權威,他就是說他師傅是扁鵲…甚至說自己是神農轉世…大家也會信!

誰牛逼,誰就是權威,誰就掌握著這個行當的話語權!

果然…

陸羽的的聲音落下,一干弟子均埋下了頭,很慚愧…

「都怪弟子們,無法領略師傅的醫經,無法治癒更多的傷寒患者…慚愧,慚愧至極!」

「這不怪你們。」陸羽微微擺手…

當然了,他心裡琢磨著,你們是真不給力,今兒個一上午,陸羽就差把《傷寒雜病論》給背完了,可這群「笨」徒弟完全不能融會貫通,更是有許多地方不能理解!

這樣的話,雖然…也能一定程度上遏制傷寒症的發展,卻無法從根本上完全解決

唉…

陸羽心頭長嘆一聲,理論知識太超前了,醫療水平跟不上啊!

就在這時…

「羽弟…」似乎是聽到了陸羽的聲音,蔡昭姬推門走出…看到陸羽穿得有些單薄,急忙…回屋又拿了一件襖子。

再度快步的走到陸羽的面前,給他披上。

「早上不是披了件襖子出去么?怎麼回來的時候…就沒有了呢?冷不冷呀…」

呃…

陸羽想說,我熱…

一上午背了好幾遍《傷寒雜病論》…

他感覺渾身冒汗,要知道,回憶也是一件很出汗的事情。

「我不冷…倒是昭姬姐,還是快回屋吧,別凍到了,如今整個兗州…傷寒病正肆虐著呢!」

回了一句,陸羽就打算繼續去病患那邊。

「羽弟…」蔡昭姬一把抓住陸羽的胳膊。「你半天的功夫,就治好了四十餘傷寒病甲士,如今陳留郡已經傳開了…許多病患都守在咱們府邸門前,求你救他們一命呢?」

唔…

陸羽微微一愣。

怪不得府邸門前突然間就喧鬧了起來,要知道,在兩個時辰前,他回府的時候,府邸門前還沒有人的。

傳得好快呀!

Share pos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