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讓雙方都感到愉快的合作,才是成功的一次合作。不然的話,那就是徒勞的。

能讓雙方都感到愉快的合作,才是成功的一次合作。不然的話,那就是徒勞的。

  • 2022 年 9 月 12 日
  • 在〈能讓雙方都感到愉快的合作,才是成功的一次合作。不然的話,那就是徒勞的。〉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Posted by
  • 未分類

能讓雙方都感到愉快的合作,才是成功的一次合作。不然的話,那就是徒勞的。

來到頒獎典禮現場的時候,天剛剛擦黑,星瀚視頻總部大樓那邊仍舊燈火通明,大廳門口也蹲守著各家的媒體記者。

常年泡在橫店,一直不怎麼參加這種活動的江小魚,對於這群記者而言,算是唐僧肉般的存在,記者們的鎂光燈齊齊對準了她,猛拍了一陣。

江小魚腳上穿著高跟鞋,所以從容不迫的扶著莫莉的手,不疾不徐的朝著裡面走去,小臉上掛著招牌式的職業假笑。

到了典禮台那邊,簽了名,然後才進入會場。

在門口的時候,迎面碰上了皇娛的執行總裁張遠山,經紀總監蘇幼薇,還有眼下正當紅的陸嘉琳,以及皇娛的其他幾個明星。

看來,皇娛內部的藝人們還算是團結,幾乎是抱團兒來的。

與之相比,就顯得江小魚這邊略有些冷清了,就只帶了莫莉一個人。

沒辦法,誰讓江小魚摳,捨不得多雇那麼多的助理呢?

人一多,做起事情來就容易混亂,有時候還會互相推諉。江小魚覺著自己不具備御人之能,而且,她不接廣告代言,也很少參加綜藝等活動。

只拍戲的話,是用不到那麼多的助理的,所以一個莫莉就足夠了。

「呀,江小姐……」

第一個開口跟她打招呼的是蘇幼薇,隨即,她朝著江小魚走了過來:「剛剛在會場里找了一圈兒,沒看到江小姐,我還以為自己被放鴿子了呢!」

江小魚微微笑了:「說好了的,怎麼可能不來?只不過路上有些堵車,所以來得晚點。」

蘇總連連點頭:「理解,理解。」

說話間,她身後的張遠山,也帶著自家的藝人過來打招呼了。

似乎意識到眼前這位江小姐即將成為他們的同事,所以皇娛的藝人們,對她也還算是熱絡,尤其是陸嘉琳。

頒獎典禮上,雖然她等下不用上台領獎,卻依然穿著香奈兒的搞定裙裝,捲髮披散下來,眉眼看起來異常的嫵媚:「江小姐,戲里戲外我們都能見面,真的挺巧的。」

江小魚和她握了握手,鑒於兩人不久之前在劇組見過面,所以問:「什麼時候回帝都的?」

「中午回來的」,陸嘉琳說完,還在抱怨著:「都還沒來得及睡個美容覺,就來參加頒獎典禮了。」

江小魚微笑:「那說明陸小姐很勤快呀……」

說話間,門外又進來了一伙人。

蘇幼薇看到他們進來,便先笑著道:「呀,唐總,聶小姐——小姚啊,你怎麼還是和唐總一起出現的啊?」

說著,臉上的笑容更加深了:「這不知道的,還以為大名鼎鼎的姚先生要復出,而不是轉投到皇娛來當經紀人呢。」

姚烈微微笑:「哪兒的話?我們是在門口碰上的,就一起進來了……」

說著,他的目光落到了眼前的背影上。

江小魚也在此時回過頭,神色錯愕的看著姚烈,腦海里卻還回蕩著剛剛蘇幼薇的話:轉投道皇娛來當經紀人?

誰?

姚烈嗎?

看樣子,顯然是的。

江小魚只覺得腦海里像一團漿糊,亂糟糟的。

而此時,姚烈卻已經走到她跟前來,朝著她伸出手去,臉上掛著溫文爾雅的笑:「江小姐,好久不見。」

江小魚:「……好久不見!」

遲疑了下,還是將自己的手遞了出去。

大庭廣眾之下,貿然拒絕一個男士,顯得有些不太禮貌。

男人的大手溫熱而乾燥,將她柔弱無骨,冰冷的小手包裹其中,就像是一場冰與火的碰撞。

江小魚無聲的縮了縮手,姚烈亦沒有勉強,便鬆開了。

蘇幼薇笑著對江小魚道:「江小姐,姚烈下周就要來我們皇娛任職了。要是你也來的話,你說,我一下子將兩員大將收入囊中,這得是多大的一件喜事兒啊?」

江小魚所有的演技,彷彿都在這一剎那失了靈:「蘇總過獎了,我往後還是要靠著您的提攜的……」

。 張凡在一片問號中度過了幾天。

周五晚上,M省某沿海城市,海岸線以外,公海之上。

無垠的大海在夜幕中顯得很神秘。

風平浪靜,四處沒有聲音也沒有行船,只有遠處的航標燈亮在天際。

環境詭秘,彷彿置身於外星球。

一艘豪華游輪,停在海面上。

月光如水,照着游輪。

從外表看,游輪極為壯觀華美,高高的五層船艙,一排排窗口散出明亮的燈光。

而在游輪的三層艙內,大廳里燈火輝煌。

張凡今晚要在這裏進行對決。

對決的對手,張凡並不知曉。

僱主R國石油總公司沒有告訴張凡。但張凡並不是十分在意。

傭金已經達到兩億,可以想像,賭注會有多大!

但對於張凡來說,爭勝為主,管他是誰!是誰都得面對。

大廳里擺放很多散台吧桌,好多被邀請的精英們坐在台桌前,一邊喝酒,一邊期待着這場世紀對決。

好多人是從大華國各地被請來的,當然,從R國也來了很多人。

所有的人,除了高舉酒杯托盤的侍者,這些人一看就是非富即貴,個個氣度不凡。多年來,雄厚的金錢給他們臉上塗上一層居高臨下的表情,而在他們身邊,大多依偎著一個漂亮迷人氣質優雅的女人。

而那些女人的表情和動作,無一例外地表明很巴結他們。

從這一點看出,這些女人不是他們的正妻,而是側室或情人。

張凡掃了幾眼,發現賓客里有幾位影視男女明星。男星西服扎領結,而幾個女星則一律穿着緊身的透視裝,長長的裙角拖在地上,顯得華貴而迷人。

張凡暗笑一下:雲梨怎麼沒有受到邀請?雲梨一到,你們都成了丑角!

米拉和姬靜跟在張凡身邊。

這兩個女人上次在麗天典當行相識之後,偶爾有聯繫,在張凡看來,兩人之間的關係有些微妙:既合作又矛盾。

本來張凡是準備帶巧花來的,但巧花去外地採購藥材不能同行,恰巧姬靜要到M省談一筆古董拍賣的生意,便跟了過來。

米拉對於姬靜也摻乎進來,相當反感;姬靜也看米拉對張凡太親熱而不舒服。

兩人說話時,時不時互相譏諷。

好在這種明嗆暗諷保持在一個限度之內,因為張凡不斷從中調節,兩人看上去表面是和平的。

有兩個美女在身側,做為一個男人,是相當愜意而自豪的。只有有一點遺憾,鞏夢書因事沒有同行,張凡感覺失去了一個最好的參謀。

張凡三人是由港口登上遊艇,被送到公海來的。

張凡從來沒有見過如此大的豪華游輪,大廳里輝煌無比,華麗的燈飾,發出既柔和又明亮的光,把大廳里每個人都照射得像是高人一等。

大廳中間,擺放一條七、八米長的大型賭桌。

張凡三人進來的時候,今晚對決的主持人便在麥克風裏激情地說道:「現在走進大廳的是A方主角、賭界新星張先生!」

大廳里響起了一片掌聲,但掌聲稀稀落落,因為張凡在賭界根本沒立過萬兒。一個新手,當然不會得到更多的掌聲。

好在掌聲對於張凡來說,有沒有關係不大。他從來都不喜歡拋頭露面接受掌聲,他知道,掌聲從來都是讓人交智力稅的迷魂藥!

張凡對於這種場合併不陌生,因此沒有任何拘謹,很隨便地沖大家招了招手,大步走上前來。

他今晚穿着那套BOSS西服,上衣左胸處插著粉紅色雞毛,白色襯衣之上扎一條斜花紅底領帶,步履輕盈,極具風度,不由得博得了場上好多女人的好感和男人的嫉妒。

而他身後,兩位美女紅顏緊隨。

她倆今晚都特地打扮了自己,各自顯得風情萬種,尤其是米拉,身段妖嬈,臉上紅潤,特有一種新婚少婦那種無法描述出來的風味,這一切都拜張凡這幾個夜晚所賜。

張凡在主持人的引領下,走到賭桌一端,坐了下來。

兩位美女則站在他身後,一左一右侍產,給人感覺是「吾皇身邊的兩個嬪妃」。

「坐下坐下!」張凡對姬靜和米拉道。

兩人這才嫣然一笑,吾皇賜座了,她們緊挨着張凡坐在客椅上。

「小凡,這氣氛讓人緊張啊!」姬靜在椅子上向張凡側身湊過來一下,周圍那麼多男人的眼睛落在她身上,讓她有些不舒服,尤其是那些老外的眼神,更是有很露骨的生物動機!

「姬經理,這種場面我經常參加,習慣就好了。」米拉伸過手來,從張凡背後探過去,拍了拍姬靜。

米拉不失時機地貶低了姬靜一下。

姬靜沒理她,抬起頭,向大廳入口望去,等待對方的入場。

約有兩分鐘過後,大廳外走進來十幾個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金髮瘦子。

跟在他身後的,清一水都是黃頭髮藍眼睛的歐羅巴人種。

這些人衣着全黑,領帶也是黑色的,顯得極為莊嚴和恐怖。

他們眼神如鷹,不斷向周圍打量,最後把目光全落在張凡身上。

「伊萬先生!B方代表伊萬先生,大家歡迎!」

主持人大聲宣佈,然後率先迎了上去。

伊萬根本就無視主持人的存在,對於主持人伸過來的手看也不看,徑直走向賭桌的另一頭,穩穩地坐下。

主持人似乎對於伊萬的態度有心理準備,並未顯出任何尷尬之色,依然熱情洋溢,對着話筒,大聲道:

「現在,AB雙方都進入現場,今晚的對決馬上開始。」

「嘩!」早己急不可待的賓客們,發出一片掌聲和叫聲。

這些人不說話時,看起來相當沉穩,但大多數人修養並不夠,所以一聽說賭博就要開始,不由得像是打了雞血一樣叫起來。

張凡的目光,從桌面上延伸過去,與伊萬對視。

從面相上看,伊萬應該也是R國人。而且這個名字是典型的R國名字。

伊萬個子不高,瘦瘦的,身材挺拔,眉骨高高隆起,像是古猿人那樣,給人一種陰沉的感覺。雙唇緊抿,有時微微咬住下唇,白色的皮膚在燈光下有些刺眼。

既然是R國人,看來,這場爭鬥是R國內部兩個大公司之間的利益之爭!

張凡稍微放心下來。

。 走進了房間看著屋子裡的他們,他們這些人和自己離開前以前一起坐在那裡。

只是不知道他們從那裡弄來了撲克和啤酒、瓜子和花生米。

圍著桌子和chuang在那裡打著撲克,打得還非常起勁,要不是認識他們,夜長眠還以為自己走錯了房間。

沒想到他們竟然還整了怎麼一出。

夜長眠悄咪咪地靠近他們,打著撲克的他們都沒有注意到他。

「吼!」夜長眠大聲地叫道,出現在徐澤欣的身邊。

「啊!」

徐澤欣和旁邊的葉曉璇都被夜長眠嚇到了,這嚇到的不只是她們這一圈而是屋子裡的所有人。

「你幹什麼啊?嚇唬我,嚇唬我。」徐澤欣揮拳打了夜長眠幾下。

幾乎在場的所有女生都起來暴揍了這個突然嚇唬的夜長眠,男生們只是看了一眼繼續打著牌,並沒有管夜長眠的死活。

「就為了增添一點氣氛嘛?別生氣啊各位姐妹們。」夜長眠求饒道。

夜長眠心裡打呼糟糕,這惹一個女人就很難辦了,這一下子惹了一群肯定不太好受了。

她們揮動著拳頭敲打著夜長眠,夜長眠護著臉有些不敢看她們。

隨著拳頭近身,夜長眠的臉色突然變化了,怎麼感覺有點軟綿綿的,最重的也差不多捶背的感覺。

夜長眠背靠著她們,沒想到她們的拳頭竟然這麼舒服,間接性地享受了一下。

「行了行了,你們繼續吧,我就不打擾你了。」夜長眠跑了開來。

看著罪魁禍首的離開,她們幾個也是回到了自己的原來的位置繼續打著牌。

但是chuang上的牌因為她們的踩踏都亂了,她們無奈重新洗牌重來。

Share pos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