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先前讓青狼、老牛相助,是她想當然了。

所以,先前讓青狼、老牛相助,是她想當然了。

所以,先前讓青狼、老牛相助,是她想當然了。

但毒豹那邊她卻準備試一試。

在雷雲山這邊呆了幾個月,雲瑤對熊起麾下的這四大將已經有了不少了解。

知道這四大將智慧至少也和十幾歲的人類少年差不多。

因此她相信,只要好處足夠,她是能夠說服毒豹的。

當然,在說服毒豹前,她得先請綠帽去做翻譯。

綠帽這隻鸚鵡,熊起讓往東它不敢往西,讓它吃蟲它不敢叨草籽。

可是其他人要是想請它做什麼,卻一定要給足了好處才行···

雲瑤回到政事堂后,便招來趙柄、聶敢當、王昶說了熊起願意出手相助的事。

聽完,三位大臣都露出驚喜之色。

聶敢當、王昶除了高興,倒是沒多想。

但趙柄心思卻深一些,疑惑道:「熊大人以前不是不願做這類事嗎?而今為何改了心思?」

雲瑤道:「國相的疑惑我也有,並問過小熊大人,這才得知與那些黑色異獸有關。

據昨日小熊大人拷問三尾,也即是那隻三尾黑狐,得知了那些黑色異獸的來處···」

雲瑤在和熊起「聊」完請毒豹相助的事後,確實問過這方面的問題,因此也得知了黑淵入侵之事。

此時,她將這些事講了出來,頓時讓政事堂中氣氛一片凝重。

過了好一會兒,王昶仍處在一種不敢置信的狀態中,喃喃道:「黑淵,竟然有那樣的世界,還要入侵我們這裏,真是令人難以相信···」

趙柄卻是很快接受了這事,回過神就一臉嚴肅地對雲瑤道:「君上,此事必須保密,否則一旦泄露出去,恐怕會引起百姓恐慌——最好只有熊大人與我們幾人知曉。」

雲瑤點頭,道:「小熊大人也這般說過,因此國相儘管放心,不會再有別人知曉的。」

這時聶敢當道:「若黑淵真的會再次入侵,且所來之敵比這次更強,那我們雲國可真的要儘快恢復故土,擴張勢力了。

若是太慢,只怕災劫來臨時,我們連抵抗之力都沒有。」

「上將軍說的不錯。」雲瑤再次頷首,「所以,我此番召集幾位過來,就是想問一問:若是從現在開始準備,什麼時候能讓司馬護與我們決戰?」

聽了雲瑤的話,聶敢當、趙柄相互看了眼。

然後趙柄便道:「君上,其實臣與上將軍私下裏討論過,請小熊大人幫助我們趕走雍軍的相關事宜。

討論后,臣等才發覺,趕走雍軍並不難,難的是在恢復故土后如何守得住。

須知,熊大人能幫我們出手一次已屬難得,是絕不可能是我們守衛邊關的。」

雲瑤這才醒悟復國的難處在哪裏,一時不由秀眉緊蹙。

這時趙柄又道:「好在而今雍國攻佔我雲國故土不過半年,且雍國律法嚴苛、徭役繁重,雍人貴族、官吏對我雲國百姓也多有欺壓,因此七府之地人心仍向著我雲國。

若我們能在恢復故土之戰中重創雍軍,然後暫且只恢復子午關以南的六府之地,再讓聶老將軍鎮守子午關,興許便能擋住雍軍的再次入侵。」

聽了這話,雲瑤緊蹙的秀眉並沒有舒展。

她道:「話是這麼說,可雍國有精兵二三十萬,且多用在東西北三個方向。

在我雲國,只有司馬護的三萬多兵馬,即便是我們將其全殲,於雍國來講,也稱不上傷筋動骨啊。」

趙柄聞言露出一絲苦笑,道:「所以,若我們真想恢復故土,還得等待良機。」

「何種良機?」

雲瑤問得是趙柄,但答話的卻是聶敢當。

只見這位鬚髮花白的老將軍微眯雙眼,捋著鬍鬚道:「君上,這良機恐怕只在雍國東西兩邊,或是涼國東進,或是西邊冀國有變。」

雲瑤一雙秀眉皺得更緊了,低聲道:「這等得等多久···小熊大人那邊可是催促了呀。」

聶敢當道:「不論需要等多久,我們確實現在就該準備起來了。那樣,只需良機一到,老臣便可帥兵出征!」

···

三個月後。

秋收已過,天氣轉涼。

雲國等了多時的良機終於出現了。

雲谷。

政事堂。

趙柄拿着一封密信來到雲瑤桌案前,以其沉穩,興奮之色也難以掩飾。

「君上,剛剛收到冀國那邊的密報,老冀侯病重,其二子為爭奪侯位各引雍、燕兩國為援手。如此一來,雍國與燕國極可能會因冀國有一場大戰!」

聽趙柄說話間,雲瑤接過密信看了,不禁站了起來,從桌案後走出來。

「怪不得十日前涼國就陳兵赤嶺關,應是早就得到了冀國將要內亂的消息,想趁著雍國參與冀國侯位之爭的機會,謀取寧國故土。」

趙柄適時的稱讚道:「君上聰睿。」

雲瑤聽了一笑,正要說什麼了,聶敢當大步流行的走進了政事堂,手中同樣拿着一封密信。

「君上,南方有變!」聶敢當聲若洪鐘,臉上同樣帶着興奮之意,「錦侯瓮,花鎣夫人聯合錦國上將軍魏重,扶持一三歲稚子繼承了侯位,垂簾聽政!」

【求收藏,求推薦票~】底下賓客的議論聲一聲接着一聲落在了阮宏生和阮念心的耳里。

「哎喲,那這親女兒在家裏頭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啊,真是作孽!」

「你說他是不是腦子有坑,自己親生的孩子都不喜歡?去寵一個孤兒?」

「有了后媽就有后爸啊,老祖宗的話能是騙人的!反正兩個都不是柳小雅親生的,她自然是偏愛自己養大的啊。」

議論越來越過分——

阮宏生是羞得面紅耳赤。

而阮念心則是羞得無地自容!

黃老太太見自己的孫子哭個不停,這孩子性子怪,一般都聽不進……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五十章見風使陀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購物節的提案大獲成功,當日召開的會議確定了蜀南商圈四分之三的商家都會參與進來,其中不乏有幾個大型百貨公司參與。

而剩下的四分之一,顯然還處在觀望的階段。

他們本身的經營就很不錯,認為沒有必要進行這種促銷的手段,或許只有親眼看到了張權他們購物節的成功,他們才會參與進來。

而購物節這件事情也是張權交給秦雅辦理的,至於質監局的到來,則是張權親自接待。

三天時間一過,很快就有幾輛黑色的奧迪車開到了張權的染雲手機公司樓下。

等到保安通報了一聲,張權立刻帶着劉菲兒走了出去,這國家質檢局的人親自到來,張權也不敢撐面子,他只能趕緊親自接待。

到了門口,張權就看見了一個穿着正裝的中年男子,正在和門口的保安和善的溝通着什麼。

「陳局你好,我是張權。」

張權走了上去,立刻伸出手來和這個中年男子握了握手。

「哦?你認識我?」

陳局眉頭一挑,頓時有些好奇的看着張權說道,似乎他和張權以前從未見過面,但是張權竟然一眼就將他認了出來。

「馬總和我說起過你,並且陳局你這也挺好辨認的。」

張權笑了笑,隨後開始給陳局介紹起了劉菲兒,只是他的介紹話語還沒有出口,劉菲兒就一臉恭敬的走到了陳局的面前。

「陳伯伯你好。」

劉菲兒甜甜的一笑說道。

「菲兒呀,沒想到這麼多年不見,你都長這麼大了,咦,你也在這個染雲手機公司上班?」

陳局有些好奇的看着劉菲兒說道,張權嘴角一抽,沒想到劉菲兒竟然和這個陳局認識,不過前幾天馬雲天就說過,這個國家質檢局的陳局是他的老熟人,而劉菲兒又是馬雲天當成親女兒一樣的對待的人,他們兩人認識,到也並不奇怪。

「陳伯伯,我現在可是染雲手機公司的執行董事,你說我是不是在這裏上班呢?」

劉菲兒笑着說道,一口一個陳伯伯,聽得陳局心花怒放的。

不夠這一次陳局的到來目的也是要質檢染雲手機這個產品,很快一個秘書一樣的人在陳局的耳邊而耳語了一句,之後陳局便恢復了臉色。

「菲兒,改天再聊,張總,我這一次來的目的你應該是知道了吧。」

陳局淡淡的說道,眼神好事鷹隼一般,似乎能夠直接東西張權。

和這些上位者交談,張權也並不露怯,正視着這個陳局的雙眼,隨後淡淡的點了點頭。

「陳局,我直接帶你去我們的生產工廠吧。」

張權笑着說道,他們染雲的模式其實並沒有自己建立工廠,而是將這些生產任務轉交給了三利集團和別的一些工廠。

目前張權的染雲手機公司,主要的代工廠還是三利集團,因此這一次如果要質檢的話,那就只能去三利集團了。

房三也老早就收到了張權的信息,這段時間正好整頓了一下工廠各類不良的風氣。

到了三利集團,房三已經在等待着了,將陳局一行人迎接了進去后,房三準備了一間會議室,張權陳局房三三人坐在會議室中聊天,等待這那些質檢人員的最終結果。

「張權啊,你們染雲手機公司倒是崛起的很快,我聽說你們好像是去年才建立的這個公司吧,沒想到今天你們就做成了這種規模,很厲害啊。」

陳局喝一口茶,隨後笑呵呵的說道。

「只是運氣比較好,遇到了馬總和三哥,他們對我的事業都是很支持的,如今我的成就,說起來也是不值一提。」

張權很謙遜的說道。

「小張,你這是客氣了,誰都知道你本事大,現在面對國外三巨頭的壓迫,你還能堅持下去就不錯了。」

房三這時候笑着說道,其實這話是專門說給這個陳局聽的。

多多少少,房三也有些想要博同情的意思,畢竟現在染雲手機公司面對三巨頭的聯合打壓,他們有多慘,恐怕只有自己知道,陳局眉頭皺了皺,他當然聽出了房三的意思,不過他是不會參與到這些商業上的競爭來的。

但,他倒是可以告訴張權一個消息。

「張總,其實我們質監局最近有一批指標,你們的染雲手機公司,三星集團的三星手機,還有諾基亞和摩托羅拉手機,都正在接受我們的質檢調查。」

「這一次,我們將會選出兩家,然後貼上國家免檢產品的標識。」

陳局這話,讓張權心中有些沉默起來,張權能夠想到的,三巨頭當然能夠想到。

這個國家免檢標籤的作用,不光是張權明白,就連是三星集團的李長恩,都能夠明白這其中的珍貴。

一旦哪一家手機公司貼上了免檢的標識,那麼今後在市場中一定能夠掌握主動權。

目前張權的染雲手機公司佔據通訊行業市場的百分之四十五的份額,這已經是一個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然而一旦擁有了國家免檢產品的標籤,這個數據或許還能夠在往上漲一些。

當然,這一切都要等待質檢的結果。

不多時,從外面走進來一批工作人員,這都是陳局帶來的質檢員,當他們對着陳局點了點頭的時候,張權算是鬆了一口氣。

而陳局也是立刻露出了一個笑臉。

「張總,質量檢測我們也已經檢查完畢,暫時是沒有什麼問題的,不過今後的一周內,我們還要去各地手機你們的手機數據,做出一個針對性的報告來。」

「如果最後沒有問題,那麼這個免檢的標籤應該是能夠給你們貼上了。」

聽到了陳局的這番話,頓時房三和張權都是心中鬆了一口氣,畢竟這件事情事關重大,要是被檢測出不合格的產品,那麼到時候別說是什麼國家免檢產品了,就連消費者那邊都不太好安撫。

「好的陳局,我們等着你的好消息。」

張權連忙激動的說道,看着陳局的離開,張權總算是長舒了一口氣。

「張權,你這麼緊張幹什麼?」

此時劉菲兒笑着說道。

Share pos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