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即使她認為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該是畢恭畢敬的,可是這樣的情緒並不涉及到君莫離。

幾即使她認為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該是畢恭畢敬的,可是這樣的情緒並不涉及到君莫離。

  • 2022 年 9 月 12 日
  • 在〈幾即使她認為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該是畢恭畢敬的,可是這樣的情緒並不涉及到君莫離。〉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Posted by
  • 未分類

幾即使她認為所有人在她面前都該是畢恭畢敬的,可是這樣的情緒並不涉及到君莫離。

由此也可以知道,她根本沒有那樣的野心,想霸佔君家的天下。

「她沒有,不但表安家沒有。」

很是平淡的一句話,卻透著不容置疑的權威。

入宮這麼久,蘇雪兒也看得分明。

雖說君莫離平日里看著都是文弱書生的模樣,但是事情真的與朝堂社稷有關,那麼他整個人的氣場都會變的不一樣。

任何的屠戮在他面前,都是不值一提的。

只要能穩定君家的江山,對他而言,沒有什麼是不可以的。

所以,安心這條命,在君莫離眼裡,根本什麼都不是。

可是雪兒只是一個普通人,她沒有氣吞山河的王者之氣,也沒有那麼一將功成萬骨枯的雄霸之心,有的只是一個普通人想過太平日子的想法。

結果,她入宮之後,卻莫名其妙的成為了漩渦。

所有的事情都圍繞在她身邊,讓她想躲起來,與所有的事情撇清關係,都沒有可能性。

此時說起來,從安心下手,對付整個安家,還是她出的主意。

微微抿唇,她的眼神是說不出的滄桑:「陛下,你可以告訴臣妾,事情到了最後,安妃會落得怎樣的結果嗎?」

「你希望她有怎樣的結果?」

蘇雪兒低低的笑了一聲,眼神里卻毫無笑意:「這樣的事情,臣妾的希望有什麼意義嗎?」

「或許,朕可以按照你說的去做。」

「只是一個或許,陛下就要用臣妾的真心來換嗎?」

對上君莫離不可思議的眼神,蘇雪兒直直的對了上去,沒有絲毫閃避的意思:「臣妾心裡明白,陛下希望臣妾可以保持共同進退。臣妾的內心也是如此期待的,但是臣妾真的做不到……心硬如鐵。」

「你覺得朕的心,太硬了?」

「難道不是嗎?」

「別忘了,之所以會有今天這件事,完全是你挑起來的。」

扔下這句話,君莫離大步走了出去。

蘇雪兒心裡很明白,他是真的生氣了。

這件事確實是她自告奮勇的,可是看到安心的模樣,她的心裡如何能不難受?

更為關鍵的是,等所有的一切塵埃落定,安家都沒有了,安心怎麼可能獨善其身?

且不說安心在宮裡本就沒有什麼好名聲,安家最後定然是謀逆之罪,安心的結果是可想而知。

想到這樣的結果,她就忍不住想到自己。

如果蘇家也有這樣的想法,她是不是會落得和安心一樣的下場?

兔死狐悲,也算是人之常情。

起碼對安心這樣的人而言,她無法做到不予理會。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她的眼神里滿是哀傷。

只是她的心裡也很是清楚,任何人任何事,都無法阻止君莫離。

因為在他的眼中,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東城的重要,而東城是君家的天下,是任何人不能篡奪的。

只要有人敢謀奪君家的江山,他就會用最為狠戾的手段,讓對方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

由於那一次的衝突,君莫離許久沒有到永和宮了。

蘇雪兒也不在意,她一個人坐在永和宮的院子里,安靜的看著花開花落。

芸兒看著她的模樣,忍不住說道:「娘娘,陛下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了,你也不去看看陛下嗎?」

「去看他?他會見我嗎?」

「當然,陛下對娘娘最是寵愛,如果娘娘肯去看陛下,陛下自然會很是高興的。」

「是嗎?」

蘇雪兒的唇角勾了起來,眼神裡帶著很是無奈。

她沒有繼續這一話題,而是問了一個聽起來,跟這件事似乎毫不相關的事情:「安妃怎麼樣了?」

「回稟娘娘,自從上次安妃回到長春宮之後,就一直留在長春宮了靜養,沒有踏出長春宮一步。」

「沒有出宮一步?這一點,還真的不像是她的性子。」

「聽說是陛下下了命令,安妃的神智出了問題,擔心安妃傷害娘娘,所以將安妃禁足長春宮,徹底恢復之後,才能出宮行動。」

。 這天傍晩,我們走的疲憊,便在一條小河邊準備休息,這荒郊野嶺的又尋不到什麼野雞野兔,乾脆我就挽起褲腿,準備下河捉魚。

「咕嚕嚕「

一陣肚子叫的聲音傳來,這可不是我發出的聲音,而是在一旁仰躺著的廖老瘋子,這傢伙倒是會享清閑,把我扔在水裡捉魚,自己卻跑到一邊休息去了,想起來就氣得我牙痒痒。

「喂,你這小子,讓你抓個魚都在那磨蹭半天,都快把你師父我給餓死了!」廖老瘋子不滿地嚷嚷道。

我一手拿著削尖的木棍,一邊小聲說道:「你能不能安靜點,要是把這附近的魚都給嚇跑了,咱們今晩就得喝西北風了。」

「切,抓個魚還磨蹭半天。」廖老瘋子不屑的諷刺道。

我也有點生氣,乾脆把手裡的木棍一扔,帶著些怒氣說道:「那你來抓吧!」

「我來就我來!」廖老瘋子說完,從地上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四下張望著,突然眼前一亮,搬來了一塊大石頭。

我在旁邊挖苦道:「我說老瘋子,你不會是想用這塊大石頭把魚給砸死吧?你這不是在開玩笑嘛!」

廖老瘋子沒有理會我的話,反而走到河邊,奮力的將大石頭扔進河裡,轟的一聲,濺起了大片水花,把我淋了個通透。

「老瘋子,你到底在幹什麼,我的衣服全濕了!而且,你把魚都給嚇跑了,今晩我們是徹底沒得吃了!」我生氣的對著廖老瘋子吼道。

廖老瘋子卻拍拍手,滿不在乎的說道:「急什麼,等著瞧吧!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讓我震驚了,只見河裡漸漸的浮出了不少的魚,粗略的看來,起碼有十幾條,這下晩餐可是不用愁了!

原來廖老瘋子用大石頭砸的並不是水面,而是水底下的另一塊大石頭,兩塊石頭相撞,發出巨大的反震之力,直接就把不少的魚給震暈過去。

這一手,尋常人怕是沒有個幾十年的苦功夫都做不到的,我看向廖老瘋子的目光帶上了幾分驚異和崇拜。

廖老瘋子對我的眼神顯得十分享受,得意的說道:「小子,慢慢來吧,你要學的東西還多著呢!」

聞著烤魚肉的香味,我不禁流下了口水,問道:「老瘋子,你烤好沒有啊?」

廖老瘋子順手遞給我一條烤魚,我們兩個吃了起來,吃著吃著,我問道:「老瘋子,怎麼沒有見到李五啊,他又跑到哪裡去了?」

聽了我的話,廖老瘋子嘿嘿笑道:「李五,估計是在附近的一處破廟睡覺呢,我算出他紅鸞星動,讓他不到明天不能回來。」

「啥,紅鸞星動?難不成李五要找媳婦了?」我現在的心情很奇怪,既為李五感到高興,心裡又有些酸溜溜的,有種說不出來的矛盾。

此時,李五正在破廟裡合著衣服睡得正香呢,突然,李五眼睛睜開了一條縫,只聽上面噠噠噠的輕響,李五常年行走江湖,睡覺的時候都保持著一分警惕,聽說這種本事是讓他師父一遍遍嚇出來的,剛練那幾天,搞得李五疑神疑鬼,閉上眼睛之後沒過多久就猛然睜開,生怕他的師父又從哪裡冒出來嚇唬他。

這種場面他哪裡還能不知道,房頂上肯定有人!

李五佯裝著睡了一會,那動靜越來越小,李五也利落的翻了個身,將衣服穿好,來到了房頂上,看著剛才那人留下來的痕迹。

看來這人並不是沖著他來的,只不過是恰巧路過而已。

本來這件事李五也不想多管,但是他多日未曾偷盜,即使是不能過一把手癮,能過過眼癮也是好的啊。

想到這裡,李五順著那人留下來的痕迹迅速追了上去。

只見一個身著黑色夜行衣的男子在房頂上飛快的移動著,很快就來到了一處別院,他輕飄飄的落在一間房子的門前,用手指捅破窗戶紙,往裡面看去,那是一個女子的閨房。

那男子用一根大約手臂一半長的竹棍伸入了自己剛才捅開的地方,往裡面吹著葯。

聽著裡面呼吸聲比之前更加沉重了一些,那人眉開眼笑的推開房門,進到了房間之內。

房間里,一張床上躺著一位身材曼妙的少女,吸了迷藥,睡得安安穩穩,那人用手沿著少女身上的曲線比劃著,顯得更加的激動了。

突然,那人迫不及待的脫去了自己的上衣,原來這竟然是一個採花大盜!

就在他想対女子採取下一步的行動的時候,身後突然響起了一個聲音,差點沒把他嚇個半死,連心都跳慢了半拍。

那人警惕的回頭看去,只見一個人坐在房梁之上,兩條腿一晃—晃的,正悠閑地看著他呢,這人自然就是及時趕過來的李五。

「你是什麼人,不要多管老子的閑事!」那人面帶兇狠的威脅道,反正他手上的人命也不少,今晩倒也不介意再多上一個。

李五雖然也是偷字門的人,但他偷的也算堂堂正正,可眼前這人分明是個賊中最下等的採花賊,這在江湖上,那是人人得而誅之的。

李五一轉身出了房門,翻身一躍站到了房頂上,還對著那人勾了勾手指頭,示意他也上來。

那人雖然也利落的躍上房頂,可是論動作的瀟洒程度,還是照著李五差了不少。

在房頂上站定,那人問道:「敢問朋友是哪一條道上的綠林好漢,敢不敢報個名號上來?」

李五抬頭望月,一縷髮絲隨風飄動,淡淡的說道:「神偷門,李五。」

那人一聽,心裡想道,既然大家都是賊,那你還跟我在這裡擺什麼譜,壞了我的好事,今天絕對不能讓你活著離開!

能當採花賊的主,沒有一個是心慈手軟之輩,這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否則他也活不到現在了,連聲招呼都不打,那人抬手就甩出一道暗器,直奔李五面門而來。

李五顯然也沒想到這人如此不講武德,腳下微微一錯步,險之又險的躲開了這道暗器。

「好功夫!」那人稱讚一聲,一時間竟然沒敢動手,兩人就這麼在房頂上対峙起來。 楚嬌嬌的內心想法,在場紅族人當然不可能聽見,此時,所有人心臟劇烈跳動着,情緒澎湃,如狂嘯的汪洋大海。

「絕對不能放棄。」

「一個也不放棄!」

「必須要救下所有人!」

「一定要保證龍傲天閣下他們的平安!」

……

人群涌動着,匯聚著了一股巨大的力量,原本還有些鬆散的隊伍,在能源銜接處的廣場之上,集結成一張巨大的網,由紅·大·石與其麾下大將們領着,將整個能源銜接中心都包攬在內,沒有放過一丁點隙縫……

只要人進入到這裏,就不會被摔死。

只要他們能進入能源銜接處……

紅·大·石緊盯着原料口,同一時間,它也在計算著時間,然後,在腦袋裏冒出一個數字之時,它便道:「1隊,2隊,做好準備!」

話落。

立馬就有兩個小隊站出來,大聲道:「隨時聽令!」

它們已經決定了,一旦危機爆發,縱使犧牲自己,也絕對要救下龍傲天等人!

楚嬌嬌微愣!

沒想到,竟然會有這麼大的效果,她真的沒有想要忽悠這些紅族小矮子,她只是學着季柚同學的口吻說了幾句話而已。

原來……

竟然可以將人心聚攏起來嗎?

便是楚嬌嬌,也不得不感慨一句,團結的力量,可真是強大呀。

被捆成肉粽子的榮耀大軍,雖然是戰士出身,但畢竟掉進原料口是一件意外事故,都沒有準備,也因此,受傷的不少,那線……對季柚他們幾個皮粗肉糙、且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的人造不成大的傷害,但對紅族人來說,還是有非常大的損害的,別的不說,就說那個麻醉效果,直到現在,依舊有很多紅族人沒有緩過來,只能拖着依舊僵硬的身軀,加入進守衛大軍。

儘管如此,楚嬌嬌依舊不敢有絲毫的怠慢,已經做好了紅族隨時可能翻臉的準備……

砰!

砰!

砰!

……

一個,又一個的紅族人,被扔下來,紅·大·石沒有關注人數,心裏一直默念著時間,一旦時間到了,它已然決定二話不說,下令讓1、2隊出場幫忙。

隨着時間的推移,氣氛越來越炙熱,眾紅族人的情緒,卻一點點從高昂漸漸降低……

時間已經快要接近了,但龍傲天與另外一個源星人的速度卻忽然降了下來,而原料口,還有至少七八十個人沒有救下來。

要……要失敗嗎?

在場所有紅族人,全部都屏氣凝神,生怕自己呼吸稍微劇烈一點,便影響龍傲天等人。

與此同時,紅·大·石在心裏默念著:【1、2、3……】

被點名出來的兩個紅族隊伍,一共兩百個人,神色逐漸從凝重,轉向堅定!

Share pos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