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前後的人都是正常的,沒有什麼不妥。

她前後的人都是正常的,沒有什麼不妥。

她前後的人都是正常的,沒有什麼不妥。

這個場景下,她也不敢隨便釋放出神識,萬一被發現,不說其他,就是連倚琴肯定不會放過她。

就憑連倚琴和她娘的糾葛,還有對她爹的執著。

奚淺覺得,她小命休矣!

算了。

她還是老老實實的縮著吧,反正不管發生了什麼都和她沒關係。

「前面二十位道友,麻煩這邊請。」連倚琴看得很快。

奚淺排在中間靠前的位置,很快就會輪到她了。

不過,還沒輪到她,連倚琴就突然從城牆上落了下來。

正好在她的左前方。

奚淺:「……」

她努力控制着心神,保持淡定的樣子。

突然,她察覺到前面和後面修士激動的氣息,微微一頓,也連忙露出了崇拜和激動的表情。

特喵的,剛才竟然差點露餡。

還好還好她反應快。

就在她偽裝好的瞬間,清楚的察覺到連倚琴從身上掃過的視線。

嗯?

連倚琴微頓,奚淺心裏也微微提起來。

莫不是發現了她?

「這三位道友,麻煩你們出列,聖女大人覺得你們挺合眼緣的,若是經過測試,成功走過試心路,你們有可能成為聖女大人的傳人哦。」受到連倚琴的眼神,那名出竅巔峰的修士說道。

聲音里還帶着誘惑力。

奚淺克制住想要抽搐的嘴角,無語的跟着那兩人走到一旁指定的位置。

簡直了,指的三人,她就是最中間的那個。

也就是說,被留下的,是她和她前面還有後面的人。

三人中,兩個女子,一個男子。

奚淺發現,前面的女子是真的激動,後面的男子情況和她差不多。

不過,他裝得挺逼真的,和自己有得一拼。

奚淺忍不住散發思維。

「這兩位道友,還請你們出來。」就在這時,後面的人中,又有兩個被留下了。

奚淺眼神微動。

她發現,被留下的人都有一個共同點。

就是骨齡都在一百歲上下,修為是分神期。

這個年齡的分神期,哪怕是一百九十九歲的分神初期,也是名震一方的天才。

看起來還真像是挑選傳人。

後面,就沒有再符合的人了,偌大的極樂城,就只有五個百歲上下的分神期。

其中,除了奚淺後面的那個男子,另外三個人都是一百七十多歲到一百九十多歲的分神初期。

偽裝后,奚淺骨齡是一百五十五歲,分神後期。

她的實際年齡,是一百零一歲。

而那個男子,是一百二十三歲,分神初期。

看起來,他們兩個的天賦最好。

「請五位跟我來。」又是那個出竅巔峰的修士。

奚淺見另外四個都沒有拒絕,她也硬著頭皮跟上去。

很巧,那個裝得很激動的男子還是跟在她身後。

。 「我的上帝,那些埃及人是怎麼造出這種怪物的?」一名工程師圍繞着擺放在自己面前的坦克,連連發出驚呼,更恨不得整個人都貼到坦克身上去研究:「明明裝甲厚度只有不到70mm,卻能夠抵擋六磅炮的直射,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此時另一名工程師正在翻看着隨坦克一起送來的說明書,聽到同事的疑問,將說明書翻到了裝甲相關的那一頁,仔細的閱讀了一遍上面的說明才恍然大悟的說道:「埃及人採用了傾斜裝甲,雖然厚度只有不到70mm,但是因為斜角的關係,炮彈實際所要穿透的厚度卻超過120mm,難怪他們的坦克的防禦力如此出色!」

得到同事的提醒,趴在坦克上的工程師這才注意到,埃及坦克的正面裝甲幾乎都是大傾角的斜面,只有側面和後部裝甲是垂直的。

而傾斜裝甲的原理他只是在腦子裏稍微計算了一下三角函數,便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這真是天才般的創意!難怪他們的坦克可以做的這麼輕!有了傾斜裝甲,他們完全可以用更薄的裝甲實現相同的防禦!」趴在車上的工程師顯然對這種設計大為讚賞。

傾斜裝甲的設計雖然說原理簡單,但有的時候搞設計最難得並不是原理和技術,而是那靈光一閃的創意。

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還在用垂直裝甲的時候,領先一步使用傾斜裝甲的設計,這就是一種領先世界的天才思路與創意。

「這些埃及坦克的裝甲好奇怪,他們似乎用的不是鋼材,而是什麼多層複合材料。」此時另一名工程師正在坦克內檢查坦克的裝甲,在仔細的研究了一下這輛坦克的裝甲,又核對了一遍手上的技術資料后,他發現了這輛坦克所使用的複合裝甲。

複合裝甲的概念在這個時代還沒有被提出來,所以無論是戰列艦還是坦克,用的都還是均質鋼,最多進行一些煅燒、碳化之類的加工工藝處理,並沒有人有複合裝甲的概念和想法。

但埃及的坦克因為有着陳墨的命令以及那些最早被他從「生化」世界帶出來的技術人員,從一開始他們就捨棄了均質鋼的路線,而是在研發複合裝甲。

雖然這個時代受限於工藝和科技發展的限制,真正意義上的現代複合裝甲造不出來,但搞一點符合這個時代科技水平的簡易複合裝甲還是沒有太大問題的。

尤其是有着「生化」世界技術人員的幫助,埃及的工業技術水平提升的很快,雖然規模受限於國家發展速度沒有提上來,但得到了「生化」世界科技加持的埃及的工業技術水平可是一點都不低的。

「多層複合材料?那是什麼?」趴在坦克外面的工程師聽到坦克裏面的人這麼說,頓時好奇起來。

「按照埃及人提供的資料,好像是在兩層合金鋼裝甲中間填充了陶瓷和玻璃纖維材料,不過他們並沒有寫為什麼要這麼做,只是註明了這樣做可以讓坦克減重。」一旁抱着說明書的工程師再度翻閱了手中的說明書,查到了關於複合裝甲的內容。

「哈哈,埃及人應該是沒有足夠的鋼鐵來造坦克裝甲,所以才想出這種用其他材料填充夾層的方式,大英帝國富有四海,完全不用考慮這種問題!」趴在坦克上的工程師幾乎想也沒想就做出了判斷,畢竟在他看來世界上除了大英帝國之外,其他國家都不值一提,更不用說幾年前還是英國殖民地的埃及。

聽到同事這麼說,其他兩個工程師也沒有多想,英國人骨子裏的傲慢讓他們根本懶得去細思為什麼埃及人會用複合裝甲,只是腦補了一個原因便自認為是合理的解釋。

不過他們有一句話倒是說對了,埃及確實沒有足夠的鋼材來製造坦克。

雖然埃及本身也算是資源豐富,但製造坦克所需要的並不僅僅只是鐵或者鋼,而是合金鋼。

以製造軍艦裝甲用的鎳鉻合金為例,就需要在鋼材中添加鎳和鉻,以及其他各種元素,以提升鋼材的性能,並且還需要經過特殊的加工工藝處理,這才能夠使得材料達到製造軍艦的要求。

日本人建造大和號的時候,就是因為自身的金屬加工工藝不行,才耗費巨資為其造船工業增添大量新式設備,從德國購進15000噸水壓機以及3台70噸酸性平爐,從而能夠製造出包括650毫米厚裝甲鋼板(大和號主炮塔使用)在內的大型鍛造件。

而日本當時都沒有這些設備,可想而知埃及也是一樣。

所以陳墨面對英國人希望得到埃及坦克技術的要求,也同樣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首先,英國需要幫助埃及升級造船能力,建設全套的配套設施,讓埃及具備自行建造戰列艦級軍艦的能力。

與此同時,英國還需要為埃及建立東方貿易航線,從澳大利亞和東南亞向埃及出口大量的鐵礦石、優質煤炭和天然橡膠。

另外,兩國之間基於陳墨之前和喬治五世簽訂的技術合作協議,英國還需要幫助埃及建立航空工業體系,讓埃及擁有生產飛機的能力。

而作為交換,埃及則需要向英國人提供其先進的坦克技術。

乍一看,英國人好像吃了虧,畢竟又是送造船廠,又是送航空工業體系,還要大量出口資源給埃及,結果只是換了一個坦克技術,這顯然怎麼看怎麼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但是仔細研究的話,就會發現英國人在這件事上並沒有虧。

因為埃及需要向東南亞和澳大利亞大量進口資源,而這個時代的東南亞和澳大利亞可都是英國人的地盤。

而且埃及進口資源,也是需要付錢的,這樣大筆的資源進口,無疑交易額也是巨大的。

這對於剛剛經歷了大蕭條之後,國內經濟疲軟的英國來說,可是一個大好消息。

有了這筆出口貿易賺到的錢,英國國內疲軟的經濟和財政,總算是可以回一口血了,英國人又怎麼會不願意呢?

。 翌日清晨,陽光正好,茫茫儘是一朵朵白。

駐紮在頻陽城的禁衛軍,按時啟程了。

數萬禁衛軍浩浩蕩蕩的綿延數十里,從頻陽開拔出發。

禁軍分為前中后三個部分組成。

前軍負責清掃四野,中軍負責保護始皇帝,而後軍則負責押運輜重。

一干隨行大臣也在中軍行列,等待著始皇帝傳召。

至於趙昆,則遠遠的吊在後軍之中。

中軍,嬴政的龍攆由八匹駿馬拉拽,兩側都有身披重甲的禁軍守護。

巨大的龍攆十分寬敞,猶如一座移動的房子。

嬴政的飲食起居,基本都在龍攆上完成。

只不過,即便是行駛在路上,嬴政依舊沒有休息,此時正在馬車上批閱奏摺。

隨著馬車晃動,嬴政的身體也跟著晃晃悠悠,拿毛筆的手,時而落下,時而懸停半空中。

車廂內,趙高跪坐在一側,時而收起竹簡,時而小心研磨。

始皇帝寵幸趙高,除了他能把始皇帝的生活起居照顧得十分妥當外,還因為他有特別之處。

大秦以法立國,秦律森嚴複雜,每當始皇帝批閱奏摺的時候,必須得翻閱厚重的秦律典籍,這樣一來,非常不方便。

然而,趙高的特別之處,就是他能背誦整部秦律,每當始皇帝需要用到秦律的時候,他總能如數家珍的,娓娓道來。

也正是因為他的這個特別之處,始皇帝才格外器重他。

每次出行,趙高都跟始皇帝形影不離。

「陛下,今日送來的奏摺已經批閱完畢了,老奴為您準備了一些點心和果品,陛下休息一下吧。」跪在嬴政身旁的趙高,一邊收拾竹簡,一邊小心說道。

嬴政放下手中的筆,然後透過窗帘,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蹙眉道:「不用了,你去將蒙毅叫來。」

「諾。」

聞言之後,趙高立刻閉嘴,然後應諾而退。

看著趙高離去的背影,嬴政若有所思,呢喃道:「把那小子安排在後軍,也不知道他習不習慣?」

從昨天晚上開始,嬴政就沒見過趙昆,不過聽蒙毅說,他已經上了馬車。

很快,蒙毅就來到了嬴政龍攆外。

「陛下。」

龍攆外,蒙毅策馬跟上了嬴政的龍攆,在窗邊恭敬呼喚了一聲。

嬴政『嗯』了一聲,然後平靜的詢問道:「黎安君在後軍可有什麼異常?」

馬車外,蒙毅的臉色有些古怪。

他就知道始皇帝找自己來,是要問趙昆的事,可之前去后軍看到的場景,實在難以啟齒。

「陛下……那個……那個黎安君挺好的。」蒙毅有些尷尬的說道。

「嗯?」

嬴政眉毛一擰,然後扭頭望向蒙毅,眯眼道:「你說挺好?朕怎麼在話里聽到了不好的意思?」

「這……」

騎在馬上的蒙毅,顯得有些躊躇。

嬴政哼了一聲,低斥道:「快說,那小子此刻在幹什麼?」

聽到這話,蒙毅也是一臉無奈。

但始皇帝的詢問,他又不敢隱瞞,於是躊躇了片刻,訕笑道:「那個…..黎安君帶了些豬上路!」

「…….」

嬴政的臉色頓時一黑。

好小子!

這剛上路就開始作妖了啊!

始皇帝東巡是震懾天下,好讓那些六國餘孽忌憚始皇帝的天威,你小子竟然在始皇帝東巡的車隊后養豬,這不是明著拆始皇帝的台嗎?

怎麼,是要讓那些六國餘孽看朕的笑話不成?

想到這裡,嬴政強壓下心頭的怒火,冷冷問道:「那小子為何要帶豬上路?」

Share pos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