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造的?怎麼造?雖然這幢大廈是新建的沒錯?但這規模絕對不可能是短時間內能造成的。

他造的?怎麼造?雖然這幢大廈是新建的沒錯?但這規模絕對不可能是短時間內能造成的。

  • 2022 年 9 月 16 日
  • 在〈他造的?怎麼造?雖然這幢大廈是新建的沒錯?但這規模絕對不可能是短時間內能造成的。〉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Posted by
  • 未分類

他造的?怎麼造?雖然這幢大廈是新建的沒錯?但這規模絕對不可能是短時間內能造成的。

賀星文來江城才多久?剛入賀家之時,還什麼都沒有。就算是後來得賀家重視,那要坐穩職位也需要時間。

「沒開玩笑。」賀星文拉了下肖笑,將人拉入電梯站好,「這幢大廈是賀家的一個項目,但是……後來被放棄了。我不過就是將這項目,以低價從賀家買了下來而已。」

肖笑張了張嘴,找不到合適的語言,最後不過是朝對方豎起了大拇指,說了句:「你牛!」

「還好!」賀星文眼中笑意加深,「那五年,我接了不少賀家爛尾的工程,顯每一個都被我造成了明星產業。」

肖笑不動聲色地往後退了退,不看這傢伙得瑟的表情。

真是的!說你胖,你還喘上了。

雖然你所說的這些事,確實是值得得瑟的,但你一個冷血、暴戾總裁這麼得瑟,有考慮過她這個旁觀者的心靈陰影嗎?

「怎麼了?」賀星文疑惑地問道。

「沒事。我就是冷靜冷靜,免得被你這一浪給拍飛了。」肖笑低頭,揮了揮手。

賀星文:????

肖笑:「哥啊!你能跟我說說,你現在的資產有多少?涉及哪幾個行業嗎?」

賀星文想了想:「十幾億吧?行業不多,就是建築建材,服裝,娛樂。通信、機械這兩個行業剛剛接觸,還不成熟。」

肖笑:「……」大哥,你這還叫不多,你是要將每個行業都涉足嗎?

賀星文:「阿炫,一時不好說。既然你關心,等去辦公室后,我讓楊助理將詳細的資料交給你。」

肖笑:「……好!」

這幢大廈是百層大廈,賀星文所在的辦公室是在98樓。

「要是無聊了,就去上面看看,有個空中花園,還有一些娛樂設施。」賀星文一邊開機,一邊對著霸佔了整張真皮沙發的某人道。

肖笑一個躍身坐起:「空中花園?娛樂設施?你的意思該不會是上面兩層是你的後花園?」這也太浪費了吧!太可恥了。

賀星文點頭:「嗯!」

最高一層在夏天時太熱,就弄了個空中花園出來。

99層!他不喜歡99這個數字,這世界上哪有什麼是長長久久的?

「那兩層也不完全空置著。租了這幢大廈的企業,要是舉辦什麼宴會,也可以租賃。」

也就是說,只限於這幢大廈內的企業,難怪……這幢大廈的辦公室租金那麼高,還供不應求。

賀星文果然是個奸商,任何事、任何人都能被利用得乾乾淨淨的,估計從他面前飛過的蚊子,都能被他折一條腿下來當過路費。

「你在罵我?」

肖笑一驚,連忙搖頭:「沒有!我是在佩服你!有哥你這樣的人護著我,我真是三生有幸。」

賀星文看了一會肖笑,拿起拷貝好的U盤,以及抽屜里的資料:「阿炫,我有個跨國會議要開,你好好在這裡待著。」

「我們是從專用電梯上來的,這裡的人都不認識你。你去下邊可能會遇到些麻煩。若是有什麼事,就找楊助理。」

「行,你去忙吧!」肖笑不耐煩地揮手道。

她有自己的事情忙,還有上面兩層給她探索,再不濟,還可以楊助理陪著去下邊逛逛,有什麼好不放心的?

。和編輯大大商量了,十月1號上架,小弟上架十更,然後每天保持3更,希望各位讀者大大多多支持,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說。

至於加更嘛,一萬起點幣賞加更一章,不是一次性,而是一天的打賞總量,就是所有人一天打賞到積累到一萬起點幣,就加更。

如果有白銀萌,emmm,每天萬字更新,當然,我這在做夢哈哈哈哈,只是開開心心玩笑。

以上就是小弟的一些加更規則,額,貌似開始到現在還從未說過加更之類的。

《諸天中的亂古老兵》提前說一下上架時間和加更規則 看牛大叔煮菜時懶洋洋的滿臉瞌睡,實際上人家眼睛毒的很。

菜什麼時候入味,什麼時候變軟,彷彿都會跟他打報告。

牛大叔眼睛一眯手一抖,很快就把炒好的飯菜端上鍋。

每一道成品出來,趙青霆都看呆了去。

對於愛煮菜的人來說,廚房裡用不完的油鹽醬醋和配料簡直就是最幸福的,這不亞於玩遊戲時擁有打不完的子彈,用不盡的技能和消不空的血槽。

趙青霆羨慕得就連頭髮絲也在流口水。

牛大叔看了眼這三個性格迥然不同的徒弟微微的勾唇。

三人中有一個能說會道巧舌如簧,每出一道菜他都會說:「師傅好,師傅棒,師傅厲害得呱呱叫。」

這模樣有點熟悉,像他年輕的時候,不過他年輕時比他更真誠走心一些。

另一個鋸嘴葫蘆似的,只管悶頭幹活,哪兒有活干都逃不過他的眼睛。

這也像他年輕時候,但當年的他勤快之餘也很善於溝通,不像他這般沉默。

還有一個吧,長得凶神惡煞活像打手,他一炒菜那小孩就會緊緊盯著,眼底全是炙熱的光。

這也有點熟悉,像他年輕時候,不過他年輕時候可沒有這麼大的殺氣。

牛大叔畢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他的師兄師弟收過的小徒弟,那可多了去,所以什麼人什麼樣的資質,一眼就能看得清。

而面前的這幾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影子,雖不盡然十全十美,但還算跟他有幾分投緣。

他仍舊是悠哉悠哉地做菜,偶爾指使幾個小學徒幫忙打下手,並不打算在第一天就對他們疾言厲色。

於是忙碌的中午就這樣匆匆過去,廚房的人一直到兩點多才能歇下來吃東西。

休息了一會兒到了四點多,國營飯店又開始為晚餐忙碌起來。

洗菜、切菜、備菜……前期準備工序比想象中多。

學徒們都在做準備,幫廚在刷鍋,大廚二廚一旁坐著養精蓄銳。

正在這時前台的服務員走了進來。

她興奮地找到牛大叔:「大廚,大廚,那個重點客人來了。」

一聽重點客人來了,大廚的眼睛瞬間亮了起來:「他要點什麼菜?」

「還是老三樣。」

「沒問題,等會兒我親自端過去。」

趙青霆雖然只來了半天,但經過一個中午的坐訓練,對后廚算有了那麼一絲絲了解。

尋常客人的單子,大廚是不接的。

只有重點客人來了,他才會慢悠悠的下廚。

像現在,還沒到上工時間卻讓他主動說等會兒端菜出去的是頭一個。

眾人不由得對這個神秘的客人有幾分好奇。

不過,當牛大叔拿出所需配菜之後,學徒們就無心再管那人。

因為牛大叔準備的這三道菜,他們從未見過。

桃仁苦菊,干拌牛肉,烏魚蛋湯。

全都是超出了尋常百姓菜譜範圍的菜。

大伙兒愣愣地看著大師傅的備菜一臉茫然。

直至牛大叔示意仨學徒洗菜,大家才後知後覺地動起來。

吩咐完學徒們,牛大叔也慢悠悠地切起了牛肉。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0235板磚

「汰!站住!」

「大叔,你是在對我們說的?」歐陽胤恆眨了眨大眼睛開口詢問。

「呸,你才大叔,我明明才二十,怎麼就大叔了?」

「可是大叔,你這樣貌起碼五十了啊,難道是化妝了?」

敖貝貝直接補刀。

「我沒化妝,不對,我不是大叔,也不對,別給勞資扯開話題。」漢子抓狂了,直接嘶吼起來。

「好的,大叔。」

歐陽胤恆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門牙;小手一抬做出個你請繼續的動作。

「你這小鬼。」一旁之人實在看不下去了,說道:「趕緊把值錢的東西都交出來。」

「啊,什麼意思?」歐陽慧倫依舊眨著無辜的大眼睛表示不懂。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想從此過,留下買路財!」哪人沒法,只得學著說書先生說的那樣,搖頭晃腦的念了起來。

「這位……嗯…..也是一位大叔好了」歐陽胤恆糾結半天緩緩開口道:「你們,這是在唱大戲么?」

「啊……」這位也發狂了。

現在的小孩實在太不可愛了!

「你真笨咧」敖貝貝敲了歐陽胤恆的頭一下,小大人的語氣道:「他們是土匪,這是要搶劫咱們呢。」

「那你還敲,真敲笨了咋辦?」歐陽慧倫嘟囔的揉著腦袋,隨即像聽見了什麼嚇人的話一下大叫起來:「啊,土匪啊,那我們該怎麼辦啊?」

「嘿嘿,涼拌,把你押在這就得了,我就可以閃了咯。」

「幹嘛不押你?」

「我沒你這小土豪有錢啊,沒見土匪都是求財么。」敖貝貝攤了攤雙手,表示自己一分都沒有。

「切,就知道欺負我。」歐陽胤恆嘟嘟囔囔的看向攔路之人道:「喂,我們小孩哪有什麼錢啊,你就行行好防我們走唄。」

「不行,我們哪有空手而歸的道理,這豈不是壞了規矩?你,過來,讓我搜身。」漢子指著歐陽胤恆喊了起來。

「哦」

歐陽胤恆應下,不情願的走上前去。

「小子,把你腰上別著的口袋裡面東西給我。」

「你確定?」歐陽胤恆詭異的笑問。

「那麼啰嗦幹什麼,趕緊滴拿出來讓我瞧瞧。」

「好吧」歐陽胤恆嘟嘴拿下小口袋解開口朝下倒了起來。

「啪!」

一塊板磚出現在地面上。

歐陽胤恆揚了揚癟了的小口袋道:「看,沒有了,空了。」

一群大漢傻眼了,滿腦袋的小問號道:「你特么的出門就帶塊板磚裝口袋裡?」

「是啊」歐陽胤恆撿起板磚捏在手心裡,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說道:「這可不是普通板磚,用處可大了呢。」

「再大用處它也只是一塊板磚」漢子不屑的搖頭邁過歐陽胤恆走到敖貝貝跟前道:「你口袋打開我看看。」

「哦。」

敖貝貝乖巧的拿下腰間的小口袋打開,口朝下一倒。

「啪!」

又一塊板磚。

敖貝貝撿了起來拿在手裡,另一手揚了揚空的小口袋,其意思不言而喻。

卧槽尼瑪!

大漢要瘋了。

這兩小鬼怕不是有毛病吧,一人腰裡踹一塊板磚出門。

漢子抓狂了,不信邪,伸出雙手就抓向敖貝貝懷裡,他要搜身,可他忘了,敖貝貝在小,她也是女孩子。

還是一個活了七千年的七歲小女孩!

「啊……」

敖貝貝高分貝的聲音響起,邊退,邊一臉驚恐的喊道:「小恆恆,快救我。」

「遵命!」

「嗖!」

Share pos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