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團上是一個,你是一個,你小子功夫不錯,跟俺過招,五十招之內你不會走下風!」

「咱們團上是一個,你是一個,你小子功夫不錯,跟俺過招,五十招之內你不會走下風!」

  • 2022 年 9 月 23 日
  • 在〈「咱們團上是一個,你是一個,你小子功夫不錯,跟俺過招,五十招之內你不會走下風!」〉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 Posted by
  • 未分類

「咱們團上是一個,你是一個,你小子功夫不錯,跟俺過招,五十招之內你不會走下風!」

「老兄,你客氣了!」

「一百招之內,你我平分秋色!」

「一百招以後,只有天知道!」

段鵬指著天。

「哈哈哈!」

倆人大聲笑了出來。

「你小子,拳硬腳硬嘴也硬,是個不服輸的!」

「不過俺喜歡,哎,等我回來,咱哥倆好好聊聊!」

「去吧,兄弟,回來我請你喝酒!」

「好,走了!」

魏和尚坐在馬上,英姿勃發的朝着她那已經註定的命運走去。

「回來我請你喝酒!」

。 峨眉山腳下有間小小的玄壇廟。

廟宇里沒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個泥腿客。

這人面如鍋底,臉上兜腮大鬍子,一雙眉毛十分濃密,瞪起眼開,眼睛宛如銅鈴,可他卻只有一隻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條黑布罩子。

他褲管直卷到膝蓋,雙腿黝黑如鐵,腳上只有雙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還要土匪,比彪悍還彪悍,裂開嘴時,立有那麼幾分兇猛之氣。

而在神案下,還坐着三人,正是「視人如雞」王一抓、「天南劍客」孫天南,以及那銀槍世家的邱清波。

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飛揚跋扈,但此刻一個個卻是垂頭喪氣,滿面皆是畏然驚懼之色。

泥腿大漢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們三個龜兒子賭又不是要你們死,怕什麼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頭不語,泥腿大漢哼哼了兩聲,顯得極為無趣,隨口吐出雞骨頭,忽然就又看見了一個人。

他本以為是個老頭,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這人低頭看書不看路,瞧著就有些獃頭獃腦的樣子,竟是個年少白頭的書生。

峨眉山腳下有間小小的玄壇廟。

廟宇里沒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個泥腿客。

這人面如鍋底,臉上兜腮大鬍子,一雙眉毛十分濃密,瞪起眼開,眼睛宛如銅鈴,可他卻只有一隻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條黑布罩子。

他褲管直卷到膝蓋,雙腿黝黑如鐵,腳上只有雙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還要土匪,比彪悍還彪悍,裂開嘴時,立有那麼幾分兇猛之氣。

而在神案下,還坐着三人,正是「視人如雞」王一抓、「天南劍客」孫天南,以及那銀槍世家的邱清波。

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飛揚跋扈,但此刻一個個卻是垂頭喪氣,滿面皆是畏然驚懼之色。

泥腿大漢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們三個龜兒子賭又不是要你們死,怕什麼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頭不語,泥腿大漢哼哼了兩聲,顯得極為無趣,隨口吐出雞骨頭,忽然就又看見了一個人。

他本以為是個老頭,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這人低頭看書不看路,瞧著就有些獃頭獃腦的樣子,竟是個年少白頭的書生。

峨眉山腳下有間小小的玄壇廟。

廟宇里沒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個泥腿客。

這人面如鍋底,臉上兜腮大鬍子,一雙眉毛十分濃密,瞪起眼開,眼睛宛如銅鈴,可他卻只有一隻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條黑布罩子。

他褲管直卷到膝蓋,雙腿黝黑如鐵,腳上只有雙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還要土匪,比彪悍還彪悍,裂開嘴時,立有那麼幾分兇猛之氣。

而在神案下,還坐着三人,正是「視人如雞」王一抓、「天南劍客」孫天南,以及那銀槍世家的邱清波。

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飛揚跋扈,但此刻一個個卻是垂頭喪氣,滿面皆是畏然驚懼之色。

泥腿大漢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們三個龜兒子賭又不是要你們死,怕什麼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頭不語,泥腿大漢哼哼了兩聲,顯得極為無趣,隨口吐出雞骨頭,忽然就又看見了一個人。

他本以為是個老頭,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這人低頭看書不看路,瞧著就有些獃頭獃腦的樣子,竟是個年少白頭的書生。

峨眉山腳下有間小小的玄壇廟。

廟宇里沒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個泥腿客。

這人面如鍋底,臉上兜腮大鬍子,一雙眉毛十分濃密,瞪起眼開,眼睛宛如銅鈴,可他卻只有一隻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條黑布罩子。

他褲管直卷到膝蓋,雙腿黝黑如鐵,腳上只有雙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還要土匪,比彪悍還彪悍,裂開嘴時,立有那麼幾分兇猛之氣。

而在神案下,還坐着三人,正是「視人如雞」王一抓、「天南劍客」孫天南,以及那銀槍世家的邱清波。

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飛揚跋扈,但此刻一個個卻是垂頭喪氣,滿面皆是畏然驚懼之色。

泥腿大漢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們三個龜兒子賭又不是要你們死,怕什麼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頭不語,泥腿大漢哼哼了兩聲,顯得極為無趣,隨口吐出雞骨頭,忽然就又看見了一個人。

他本以為是個老頭,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這人低頭看書不看路,瞧著就有些獃頭獃腦的樣子,竟是個年少白頭的書生。

峨眉山腳下有間小小的玄壇廟。

廟宇里沒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個泥腿客。

這人面如鍋底,臉上兜腮大鬍子,一雙眉毛十分濃密,瞪起眼開,眼睛宛如銅鈴,可他卻只有一隻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條黑布罩子。

他褲管直卷到膝蓋,雙腿黝黑如鐵,腳上只有雙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看上去比土匪還要土匪,比彪悍還彪悍,裂開嘴時,立有那麼幾分兇猛之氣。

而在神案下,還坐着三人,正是「視人如雞」王一抓、「天南劍客」孫天南,以及那銀槍世家的邱清波。

這三人平日神奇十足,飛揚跋扈,但此刻一個個卻是垂頭喪氣,滿面皆是畏然驚懼之色。

泥腿大漢大笑道:「哈哈哈……格老子的,叫你們三個龜兒子賭又不是要你們死,怕什麼怕?」

三人不敢抬眼去瞧他,低頭不語,泥腿大漢哼哼了兩聲,顯得極為無趣,隨口吐出雞骨頭,忽然就又看見了一個人。

他本以為是個老頭,但看那人面貌又不是,這人低頭看書不看路,瞧著就有些獃頭獃腦的樣子,竟是個年少白頭的書生。

峨眉山腳下有間小小的玄壇廟。

廟宇里沒有供奉神像,神案上赫然坐着一個泥腿客。

這人面如鍋底,臉上兜腮大鬍子,一雙眉毛十分濃密,瞪起眼開,眼睛宛如銅鈴,可他卻只有一隻眼睛,左眼上只戴着條黑布罩子。

他褲管直卷到膝蓋,雙腿黝黑如鐵,腳上只有雙草鞋,此人歪歪的坐在神案上, 「不許你胡說!」提到『死』這個字,喬思語心頭一跳,伸手擋住了靳子塵的嘴……

靳子塵拿下喬思語的手,在她手掌心吻了吻后說道:「你不相信我?」

喬思語白著臉搖了搖頭,「我不是不相信,只是不想讓你亂髮誓,比起承諾和誓言,我更想要你的實際行動。」

喬思語不喜歡悲劇不喜歡生離死別,母親的死在她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陰影,所以『死』這個字是她的禁忌所在。

「老婆,我這是在向你證明我的決心,好了好了,以後我不亂說就是了……」見喬思語的臉色半天都沒從蒼白中緩過來,靳子塵突然從兜里拿出來了一個紅色的小盒子放在了喬思語手上。

「這是!?」

見喬思語轉移了注意力,靳子塵勾唇笑了笑,「結合年紀念日,怎麼能沒禮物呢?打開看看……」

喬思語不知道有多久沒有收到過靳子塵送的禮物了,其實她並不是想要禮物,只是覺得男人送女人禮物,才顯得那個男人很珍視那個女人,如今時隔這麼久再次收到靳子塵的禮物,喬思語的內心是開心的。

她和靳子塵之間發生了這麼多的不愉快之後,終於又和好如初了。

禮物是什麼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靳子塵送她禮物的一顆心,打開盒子,裡面放的是一條鑽石項鏈,那一刻,喬思語的一顆女人心還是瞬間得到了滿足。

女人啊,嘴上說不要禮物,可心底還是隱隱有所期待的。

「好漂亮的項鏈……」

靳子塵見喬思語喜歡,微微一笑,從座位上起身來到了喬思語身後「我給你戴上!」

「好……」

包間里的氣氛因為戴項鏈的舉動一下子變得曖昧起來,喬思語察覺到靳子塵厚重的呼吸噴洒在她的脖頸處時,心裡突然有些慌亂……

項鏈戴好后,喬思語的身子被靳子塵輕輕掰了過去面對著他,四目相對,喬思語從靳子塵眼裡看到了炙熱的yu望,心裡一緊,她乾笑了一聲,「漂亮嗎?」

「當然,我靳子塵的老婆戴什麼都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這幾個月來,靳子塵都沒好好看過喬思語,今天仔細一看,才發現她比以前漂亮了很多,以前的她總喜歡穿白色,不是白色的連衣裙就是白色的T恤,整天還素麵朝天,不喜歡化妝,可現在的她會試著穿各種顏色,各式各樣的衣服,還會化點淡妝,整個人看起來氣色好了不少。

今天她雖然穿著一身黑色的職業套裙,一頭栗色的長捲髮也被綰了起來,可卻別有一番撫媚在裡面,這樣的喬思語才是他靳子塵所愛的喬思語……

果然,沒阻止她去上班是正確的選擇!

越看越心動,靳子塵很想吻她,可又怕她會躲開破壞了今天的好氣氛,一時間只是愣愣地看著她,沒有了動作。

喬思語看到了靳子塵眼咯一閃而過的悲傷,心頭一陣自責劃過,突然她的腦海里想起了厲默川說的那句話……

「承認吧喬思語,你對我是有感覺的!」

。 穀苗兒聞言忍不住小小心疼,這靈液自己貢獻了一半出去,面前的金大腿也不過是稍微舒坦了些,這體質是有多弱,這還不想吃藥,大腿啊!您得有自覺啊!

「那個,大夫說該吃藥還是得吃,看,我們這不是有錢了嗎。」才到手的錢啊!

林毅嘴角微勾,看著低頭不舍卻又故作大方的穀苗兒。

「錢不經花,若是買書考科舉,這些錢用不了多久,你不是想當官夫人嗎?」忍不住就想要逗逗面前的人。

「那,那也得先養好身體,反正考科舉還沒那麼快,晚兩年,咱們再積攢些錢。」

讀書最費錢,穀苗兒想起原文女主為了供弟弟科考,越想越忍不住糾結,這錢還真是看著多,花起來不經用,一本書的價格都趕上一個普通家庭一年的收入了。

「好了,別想那麼多,走吧,不是說去看大夫嗎?」

醫館中

「你這脈象倒是平穩了許多,這段時間吃了什麼?老夫之前給你開的葯一個月前就應該斷了,這段時間也沒見你爹來過?」

「家父月前已去世,一直吃素。」林毅神色淡淡。

「節哀,你爹最是放心不下你,希望你能早日成婚。」老大夫手一頓,隨即恢復正常。

「謝謝,這是我娘子,麻煩您給她也看看。」

「娃娃親哪位?坐下來,手伸出來。」老大夫抬頭看了一眼。

「是。」林毅點頭。

「小女娃子身體好得很,倒是你,雖然比以前好了,但是還是需要注意,葯就不給你開了,若是有錢,我就給你抓幾幅補身的。」

老大夫將脈案細細記錄好。

「大夫,您給開幾幅,我們帶錢了,還有麻煩您另外給抓些益氣補血的藥材,可以用來燉雞蛋的。」

穀苗兒已經問過了,這肉不好買,就是那骨頭,還得趕著到鎮上才買得到,沒有冰箱的,總不能老往鎮上跑,養雞也得等好幾個月呢,而且養雞費糧食,所以最好的就是雞蛋了,耐放又便宜,營養還高。

「燉雞蛋?」老大夫寫方子的手一頓。

「對,雞蛋有營養,肉不好買。」穀苗兒也沒發覺自己說的有什麼不對,畢竟現代的時候像女生常吃的紅糖燉蛋什麼的太平常了。

「是葯膳嗎?倒是不錯,不過藥材的味道只怕與蛋一起並不好做,老夫給你開些常用的補氣益血無毒的葯,你回去自己試試。」

「你小子也算是有福了。」老大夫抬頭看了一眼林毅,只見林毅嘴角掛著笑看著穀苗兒。

二十兩銀子抓了一大包的藥材,穀苗兒心下抽抽,果然,賺得再多到了醫院都被颳得乾乾淨淨,這地方能別來還是別來。

「大夫,您這收藥材嗎?忍冬這些,啊!對,您這有五禽戲嗎?」穀苗兒想起自己見過山坡邊上有不少忍冬。

「收,你這小女娃子還知道五禽戲,難得難得。」

「真有啊!那賣不賣?我想讓他練練,對身體好。」穀苗兒只記得去醫院中醫館上就總是寫著五禽戲這些鍛煉身體的好處,所以特意多問一句。

。 通過瑩目,我看到了宋蘇怡眼中的恐懼,動了動嘴角,我示意她跟我走出去。

吱吱!

耳邊響起帽子精的怪叫,我知道它們應該在懷疑我們的身份。

「要趕緊離開這裏。」

我握住宋蘇怡的手,不由分說就加快了步伐。但我感覺宋蘇怡手不太一樣,

「她的手怎麼會這麼冷?」但究竟時間太匆忙,我根本就來不及思考。

一步步邁出。

就在我們將要走出包圍圈的時候,有一隻帽子精突然說了一句。

「人類。」

它居然能口吐人言。

「被發現了嗎?」我不是很確定,但身上的陰氣更加濃郁了。在所有的世界裏都有自己的生存法則,在陽間大部分是有錢人算,而這裏是陰間,陰間的法則是什麼,在我看來當然是實力。

Share post:

  • /